主页  >>  北京赛车人工二期计划  >>  正文内容

空姐遇害案凶手被曝患抑郁症 其父他有时会打我
2018-05-16

  央视网消息:河南郑州空姐深夜搭乘滴滴顺风车后遇害。很快,郑州警方就锁定了犯罪嫌疑人,也就是顺风车车主刘某,但是他已经溺亡。乘车前,彼此并不相识,犯罪嫌疑人为何要残忍地对一个年轻女孩下毒手,这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案发后,郑州警方披露了此案侦破细节。

  这个年轻的女孩子名叫李某珠,今年21岁,是一家航空公司的空姐。2016年参加工作。从小就练舞蹈、上少年宫一直到大,因为家里条件比较好,孩子从小没受过罪,家里人拿她当掌上明珠,是在家人无微不至的呵护和优越家庭条件下成长起来的,是一个简单善良开朗的女孩子,后来参加工作,人缘很好,自我防护的意识不强,基本上不大接触社会,从小上少年宫,上学一直到大学从大学毕业以后直接参加工作了,社会经验很少。

  李先生说 ,他的女儿平时经常会在滴滴打车软件上叫车出行,因此他也提醒过珠珠在乘车时一定要注意安全。忘了哪一年了,深圳有一起24岁的女教师被滴滴司机给杀害了。提醒过她,她说滴滴车还有什么事吗,就天真到这种程度。

  与女孩儿珠珠的性格特点截然相反,顺风车司机刘某在家人朋友的眼中,是一个性格古怪、孤僻、时常会与人发生冲突的人。

  父亲说不敢跟刘某说话。还没说一句,就打他父亲,有时候一个手机摔了,一个手机两三千块钱摔了,问父亲要钱,赶紧给买手机,家里有三个电车,全部都让他卖完,父亲骑的破电车也被他卖了。

  刘某朋友也说他这个人思想跟正常人思想确实不一样,他容易走极端,想法跟正常人想法不一样。

  刘某的家位于郑州市机场附近的一片拆迁临时安置区。他是家中的独生子,曾经有过短暂的婚史,如今和父母生活在一起。刘某的父亲平时在建筑工地上打工,母亲留在家中。与父母简陋的房间相比,刘某的卧室更加干净整洁,设施齐备。房间中还有一些治疗抑郁症的药物。据刘某的家人介绍,他患有抑郁症,曾经到医院就诊,并一直服用抗抑郁药物。据刘某的父亲说,因为刘某自身患有疾病再加上曾经出过一次交通事故,家人并不赞成他开车。但是刘某不顾家人的反对,执意购买了汽车,并在2018年3月注册了滴滴账号,由于自己曾经有过交通事故记录,刘某用父亲的身份信息进行注册,并通过了审核。

  成长轨迹不同,性格截然相反的两个人,在2018年5月5日深夜,因为一款打车软件,让两个人有了交集。

  2018年5月5日晚上10点,完成飞行任务的女孩儿珠珠,回到驻地酒店。计划搭乘5月6日凌晨一点多的火车返回老家济南,根据滴滴订单显示,她预订了一辆顺风车,而接单的司机正是刘某。根据警方提供的一段监控视频,5月5日23点42分,刘某驾驶一辆白色越野车抵达酒店。十分钟后,23点52分,女孩儿珠珠从酒店走出,在临上车前她还对比着手机看了一眼车尾部,似乎是在核实车牌与顺风车订单信息是否一致,随后打开后排车门上车。车辆停留30秒后,于23点53秒缓慢启动,驶离酒店。5月6日凌晨零点02分,女孩儿珠珠给同事发信息,描述了自己搭乘刘某这辆顺风车的遭遇。随后,同事给她拨打了一个电话既想给她壮胆儿,也想震慑这名图谋不轨的司机。然而这通通话时长53秒的电话,却并没能起到效果。根据警方调查的信息,5月6日凌晨零点03分,几乎是在女孩儿珠珠与同事通话的同时,司机刘某注销了滴滴软件。5月6日凌晨零点03分,女孩儿珠珠挂断电话,刘某注销软件。一个性格古怪的司机搭载一个年轻的女孩子,这辆顺风车将驶向何处?

  警方根据刘某车载GPS的信息追踪到,此时这辆车在空港区华夏大道上由南向北行驶,三分钟后,也就是凌晨零点零六分, 刘某驾驶嫌疑车辆行驶至一处荒地,并在此停留了七分钟。

  警察推断在这7分钟里,有可能在这个地方,他(嫌疑人)把被害人进行了控制,因为时间比较短。他控制的地方是一个拆迁过的都市村庄,村庄里没有住人。

  当这辆车再次启动后,沿着华夏大道由北向南行驶。随后车辆向左转换行车方向,沿着始祖路由西向东继续行驶。梁州大道上的监控录像拍摄下的刘某赤膊驾车,时间显示为零点54分。原本只需15分钟的车程刘某却花了多一倍的时间,在这一过程中发生了什么呢?5月6日凌晨零点25分左右,根据车载GPS信息显示,车辆在老陈庄村附近的一处荒僻的坡地上停留了26分钟。时隔两天后,也就是5月8日上午7点,警方在这里找到了已经遇害的女孩儿珠珠。四个小时后,也就是5月8日的上午11点钟,警方在航空港区滨河东路一座尚未完工的大桥边找到了刘某的这辆白色越野车。

  警方在刘某的车中发现了他的手机、钱包等物品,但是此时的刘某身在何处依然是个迷。

  警方以车辆为中心,向四周排查时,发现附近桥上的玻璃围挡有破损。而根据河道内监控视频显示,5月6日凌晨一点零六分,也就是刘某搭载女孩儿珠珠的那一天凌晨,可以隐约看出有人从桥上跳了下来。

  根据视频和现场勘查,警方推断案发后刘某跳河溺水。随后警方一方面集中力量对河道进行打捞,一方面继续对周边进行排查搜索。5月12日凌晨4点30分,根据河道管理部门的举报,警方在距离疑似刘某跳河50公里外的河道内,打捞出一具男尸。根据死者的身高、体貌特征,警方初步判断死者就是犯罪嫌疑人刘某。随后警方经过DNA检测,进一步确认了刘某的身份。刘某身份的确认对于警方来说,意味着案件侦破有了重要的突破,对于关注此事的公众来而言是一个事件的结果,但是对于被害人和犯罪嫌疑人刘某这两个本没有任何交集的家庭来说,悲痛却永远无法抹去。

  刘某的父亲认为,如果儿子不开车,就不会发生后面的悲剧,而对于女孩儿珠珠的父亲而言,如果当晚他的女儿没有搭乘滴滴顺风车,也不会遭此厄运。据李先生介绍,目前已经有滴滴公司负责人与他联络沟通,但是对于滴滴公司具体应当承当什么责任,如何承担责任,双方并没有达成一致意见。

  空姐珠珠遇害时乘坐的是滴滴顺风车出行。那么对于顺风车和其他网约车而言,其产品用户和产品的提供者之间的法律关系,应该是什么样的呢?事发后停业自查的滴滴平台又应该承担怎样的责任呢?

  郑州顺风车乘客被害案发生后,再次为消费者的出行安全敲响了警钟。法律专家认为,消费者加强防范意识的同时,网约车企业应依法切实履行自身的义务。

  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十八条规定,经营者除了有义务如实告知消费者,它所提供服务的安全性之外,还需要“说明和标明正确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方法以及防止危害发生的方法。”

  记者从滴滴顺风车的用户协议中发现,协议中明文表示:“由于车主提供虚假或不完善信息所导致的任何责任或损失,应由车主独立承担。”在这个问题上,刘俊海教授认为,这已违背契约精神。

  作为涉案网约车平台,滴滴出行于5月11日宣布,从5月12日凌晨起,在全国范围内下线顺风车业务,停业自查整改一周。那么,停业自查的滴滴平台究竟应当承担怎样的责任呢?法律专家认为,《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四十九条、第五十五条等已有明文规定。

  那么,在空姐李某珠遇害的这个案件中,犯罪嫌疑人已经投河溺亡的情况下,这个案件在法律上下一步要如何进一步推进呢?

  早在2016年的7月,交通运输部、工信部等七部委就联合下发了《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为的就是规范网络预约出租车经营服务行为,保障运营安全和乘客合法权益。相比拼价格、拼速度的竞争,今天网约车拼的更应该是安全。

推荐阅读

推荐阅读